艺术名家陈世君作品赏析

2015-07-31 04:26:57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陈世君,浙江台州人,曾从事多门类艺术创作,《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文化报》、《中国青年报》、《浙江日报》、《浙江电视台》……数十家(次)媒体作过报道、介绍。曾获国家五项专利。
  2004年前后开始抽象摄影……国家高级摄影师。抽象作品入选第19届奥地利国际摄影赛、波兰第十四届非传统摄影展,平遥国际展个人专场展、丽水国际摄影文化节个人专场联展,黄山国际摄影节个人专场联展。并从事抽象画创作,入展(北京)《射线》第5回和艺术沙龙展……《艺术锋尚》、《东方艺术?大家》、《财富和艺术》等杂志发表作品和专题介绍。现为当代艺术家。

  失象——由陈世君摄影作品所想
  亢章虎

  要在艺术家陈世君的摄影作品里找到关于宗教的话题确实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很明显在他的摄影作品里,拍摄的是一些佛教的人物和佛教的场地。显然陈世君的摄影题材是关于宗教的。可是题材和他要表达的意思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无论陈世君选择何种题材都无关紧要,只是他选择宗教的题材,更能提醒我们或许他要说说信仰的事情,或者关于信仰的事情。陈世君在部分作品中将拍摄下来的佛教人物、佛教场地的形象做了些许后期的处理,所以我们看到他的摄影作品里没有形象的形象,这样的形象是我们半眯着眼睛看到的形象,朦朦胧胧,似真非真。对于摄影来说,陈世君为什么要将所拍摄下来的形象做的这么失真呢,这是需要思考的。

  现代摄影尤其是纪实摄影的题材形象都是那么清晰,容易辨认。摄取真实世界、再现真实世界没有其他的艺术门类能比得过摄影,它似乎是可以最为客观的,没有比摄影更为写实的啦。摄影史实告诉了我们这些,当摄影被发明之初油画家改行做了摄影家。一张写实的油画肖像有时比不上摄影机那么咔嚓一下来的快捷、真实,至少这在摄影刚刚起步的时候是这样被认为的。摄影摄取真实世界,不管我们认为摄影机后面的眼睛是否客观,至少我们认为世界是真实客观的。对于纪实摄影来说,我们有时不会去怀疑摄影里的题材真实性,而我们怀疑的是摄影机后面的眼睛的态度。我们平常人看重摄影,是我们觉得世界本身是真实的,可以让摄影更为真实地去再现它。
  可是陈世君似乎是放弃了摄影这样的先天优势,但是深刻理解起来,是他以反摄影的方式更为接近摄影。陈世君将部分作品所做的后期处理就是要让拍摄时主观的眼睛客观一点,以期达到接近客观的真实。世界或许并不是我们看到的样子,不管我们的眼睛以何种角度、态度去观看,所以需要去修改,达到心理真实、客观真实。这应该是陈世君对于摄影所作出的第一步,而就是这一步也是我们浅显地理解陈世君的摄影作品的印象,即他仅仅对照片作了某种处理。可是事情真那么简单吗,并非如此。

  回到陈世君摄影的题材上来,摄影作品的题材给了我们一个启示,上面提到过陈世君的摄影题材无论是否关于宗教都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宗教的题材更为容易清晰地突显陈世君的创作思路。关于宗教,我们现今的人只是盲目地去崇拜信仰,而不管宗教为何物。陈世君的摄影作品使得我们思考到了这一问题。费尔巴哈在他的名著《基督教的本质》给上帝去魅,认为上帝只不过是人类的镜像,上帝只是人类创造出来而供人瞻仰膜拜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伊甸园、禁果之类的玩意儿。上帝创造人只不过是个神话,反过来而是人类创造了上帝。
  这其实只是人类给自己的一个保护伞、心理依靠。当自然灾害、恶劣现实侵袭人类之时,需要一个偶像,而这个偶像就是上帝。

  陈世君的摄影作品是佛教题材的,无论是佛教还是基督教应该都可以作如是观。反倒是佛教我们反而理解的更为深刻,佛教的形象常常被我们所利用,以此可以见到不管东方还是西方人类同样自私。同基督教一样,佛教也是遍处有他的影子。西方的绘画里,尤其是文艺复兴时期,基督诞生、哀悼基督、天使、圣母,常常可以见到。佛教同样:中国的雕塑里菩萨、罗汉、善财童子、等等散布在中国东西南北。人类需要宗教,所以给宗教造像,以此让人类的宗教信仰有一个心灵的归属。西方基督——东方释迦摩尼,形象风格各异,而都是要让这些形象解决现实问题的。

  在对于佛教题材的创作上,陈世君是抵制了形象的。是否可以这样说,陈世君没有像古代艺术家那样为我们制造宗教神话的形象。对于神话的去魅,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扔掉形象。而按照写实主义的视角,我们惯常的视角就是看一件艺术作品像与不像。陈世君让我们失望了,真的吗?我理解的陈世君的摄影作品是将现实情境中的物象拍摄下来,而没有去直观地呈现他们,我们从作品可以看到他拍摄了些什么:地藏王菩萨、普贤菩萨、观音菩萨、莲花座等等,但是我们从肉眼上不能辨别他们。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陈世君对于形象的不信任,或者说他放弃掉形象、改造形象来创作是更好地去接近真实。

  从陈世君的题材上来说,取消掉清晰的形象是为了让我们思考,除了宗教以外什么才是真实的。而从他在摄影领域里来创作这个角度来说,本来摄影可以是最写实的门类了,可以毫不费力地提供给我们形象,但是陈世君扔掉形象,进行再创造,其实是为了更为接近现实的真实,从这方面来说,这不关乎宗教,而关乎信仰,就是一个艺术家对于形象的思考。有时是以某一艺术门类中的优势作为代价,如刚才所说摄影可以是最形象的艺术,而陈世君以此为赌注,换来了信仰的坚定。陈世君重新创造的形象的结果,就在他的作品中,一种全新的形象。好像我们半眯着朦胧形象,以此与现实形象有异,以提醒观者思考,艺术家没有完全放弃形象,放弃掉的只是现实形象。如完全放弃形象的话,那就是一片黑暗,如我们眯着眼睛,放弃世界。上帝说的好,要有光,便有了光。陈世君在他的作品里加进了明亮的光,这是否可以说也是信仰的光呢。